23 2016.11

她日处理200吨废纸 做商家回收者中间人 经营废品

铅笔道 报道 2016-11-23


今日,笨哥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笨哥哥)向铅笔道宣布,已于今年8月完成天使轮融资。

笨哥哥是一个解决回收服务的平台。平台一端连接B端企业(如超市、工厂、商户等),收集他们的废旧资源,另一端连接造纸厂等企业。平台在中间免费分配物流,并从打包站初加工中盈利。

目前,笨哥哥已拥有两家打包站,占地12亩日均处理废纸200吨。

注: 桂博文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初识回收业

2016年9月的一天,桂博文和方轶奇、张名国围着打包站一个露天的小桌准备吃饭,同时在桌边还有打包站的员工,以及一个饭点时候来送废纸的中年人。桌子旁边堆积着高高的废纸、桌子上杂乱排列着几道大锅煮出的家常菜,其间零星点缀着几瓶东倒西歪的二锅头。

置身其间,卡内基梅隆计算机研究生毕业桂博文和环境似乎有着强烈的反差。在这位被大家称作安姐的海归女神带领下,一个个黑黝黝的回收人也聊起了马云,聊起了阿里巴巴。

◆ 笨哥哥团队

这一场聊天,把桂博文的思绪带回了几月前。

方轶奇七八年前就认识了深耕回收业的张名国,今年一次偶然闲聊时,谈起了回收业暗淡的近景。

信息不透明,商家货源难以及时处理,回收人员不了解货源在哪里。三轮车到处盲目寻找货源,回收车移动成本高,只能固定等货源,十分不方便。

原始产业链是这样的:回收工骑着三轮去回收,驼到回收货车或回收站,再统一运往打包站。打包站初加工后,将资源卖给造纸厂。“环节众多,使用现金支付。每个环节都要有收益,每个环节都有掺水掺沙的可能,每个环节都有背后吃回扣的可能,更让盲目的局面举步维艰。”

两个人不禁感叹,十几年前,靠回收可以直奔小康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。

但方轶奇不这么认为,他觉得新时代回收业也要有新玩法。恰好他有一个相识多年的海归朋友,桂博文。

桂博文在海外读研究生时便开始创业,回国后曾转战电商。方轶奇便找来桂博文,聊及此事。恰巧桂博文知道海外成熟的废物回收体系能带来的巨大利润,便欣然接受。

于是今年5月份,他们成立了一家叫笨哥哥的公司,致力于让货物回收变得更加便捷。

深入回收业

在张名国的帮助下,桂博文融入了回收行业,她想接地气地了解更多统计报告中没有的信息,并且从中找出一条可以盈利的道路。

为此,他们走遍大兴区的各大打包站、回收站,问遍大兴的回收人员。

从中了解到,行业最大的利益产生于B端,客单价能在300元左右。

产业利益分布如下:上门取货的利润率大但量小,中间运输环节利润率较少但量大,打包站利润率与体量很大。

随着调研的深入,商业模式也越来越清晰。

新模式下,他们主要为B端客户服务。笨哥哥从B端客户处获取回收货品的需求,随后根据货源不同,安排三轮车和回收货车等取货。取货后,运送至笨哥哥平台上的打包站,进行初加工后,输送给下游造纸厂。

而合伙人张名国开过打包站,与众打包站关系密切。货源到打包站的过程从一条长长的链条变得一步到位,“就能把打包站和回收中心的利润拽在手里”。

服务回收业

随着调查的深入,公司业务决定在人口密度大、竞争压力小的大兴展开。

他们在调查中积累了大兴区回收业者的联系方式。在产品还没上线前,小范围的货源分配工作便早早启动。和传统方式相比,这种匹配能够让三轮车、回收车的日均货物量增加一倍。

高效率,让“笨哥哥”在大兴从回收业者中声名鹊起。今年9月,他们为平台上线做准备,并把电商的活动模式引入到中。

◆ 笨哥哥微信平台

300名从业者向大兴的同行推介过后,“笨哥哥”的微信平台上线了。B端客户关注微信平台,就能在微信上申请回收。因为从业者没有养成习惯,“笨哥哥”便用线上和人工两个方式通知匹配的货源。

平台上线第一天便完成了约100吨的交易量。

上线后第2个月,公司净利润率达2%,服务范围覆盖了大兴区京台高速以西地域。

这种模式跑通后,他们准备将模式复制到其他地区。

截至目前,笨哥哥已自营了2家打包站,面积共十二亩,日均处理量200吨。

/The End/

编辑    罗正臣    校对   魏本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