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 2017.02

废旧回收平台笨哥哥创始人桂博文:改变行业现状

品途 2017-06-28

“垃圾回收环节繁杂,以往都是收废品的个人收购,把废品卖给回收站,回收站把废品简单分类,再卖给打包站,最下游是造纸厂。在整个交易环节,废品价格会被抬高,回收站喜欢在废品里掺点水和沙子抬高价格。最大的问题是,人力和物力由于信息不对称和区域重叠,效率极低。”

——桂博文和她的笨哥哥团队,想改变的就是这样的行业现状。

垃圾回收里的巨额利润

BlackRock的项目经理、蜜芽宝贝的国际业务总经理——桂博文的履历上,几乎都有国际化标签,但2016年,笨哥哥垃圾回收项目,让桂博文完成了一次人生当中的重大转折。

笨哥哥是一个解决回收服务的平台,一端连接B端大量废品资源;另一端连接造纸厂等企业。笨哥哥在中间免费分配物流,并从打包站初加工中获得盈利。

这其中最明显的问题,行业缺乏信息的透明度——商家货源难以及时处理,回收人员不了解货源在哪里。三轮车到处盲目寻找货源,回收车移动成本高,只能固定等货源,十分不方便。桂博文的模式并不复杂,平台两端存在需求和痛点,他们来解决需求。

创业之初,桂博文身边许多人不理解,有人甚至直言说这事太low。她没有回应,依旧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晒她的垃圾回收事业。

坚持了4个月,桂博文再和朋友们聚会,大家对垃圾回收这件事有了明显转变,觉得很酷。“有的时候你需要付诸实践,做出行动,展现给大家,大家才能去理解。”

截至目前,笨哥哥有6家工厂,其中两家正在筹建。日均废纸处理量达四五百吨。月销售额过千万元,毛利30%,客户复购率达到90%。

资料显示,2014年中国十大再生资源回收的总量超过2.45亿吨,总价值超过6500亿。废品回收作为古老的行业,存在很大利润。

决定创业的时候,桂博文和她的好友方轶奇想了许多方向,但一个关键人物的出现,让他们锁定了垃圾回收行业。

张名国是一个在垃圾回收行业摸爬滚打20年的“老兵”。他们一起讨论,了解了国内市场,又看了许多海外成熟的垃圾回收模式,他们越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。

要杀入这个领域,占取稳定的市场份额,她要解决:一自己要做的是市场目前空缺的;二看整个链条,哪块最可能实现快速盈利。张名国的加入,让笨哥哥团队如虎添翼,为了摸清这个行业状况,他们在大兴的各个打包站、回收站登门拜访,并得到大量“前线”人员掌握的一手消息,垃圾回收链条多,每个环节毛利都不低,但其中体量大且利润高的是打包站。

独辟蹊径——B端切入

笨哥哥进入这个行业时间虽然晚,不过他们也在尽量利用后发制人的打发和优势,针对行业已有模式,他们花了五个月来排查分析。

市场上,废品回收互联网公司有的主打单品类,往精细化和专业化角度发展;也有将收废品作为线下流量入口,展开家电维修、生活用品宅配等利润更高的服务。

2015年曾涌现出一批O2O回收企业,但一年之后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问题,乍看C端有很大的市场规模,但真的做起来,却难逃耗时久、盈利难的问题。而针对B端的公司,大多数集中在金属类回收业务。

调研之后,笨哥哥的商业模式也越来越清晰,纸类回收目前在中国是稀缺的。于是笨哥哥瞄准B端客户,专注全纸品类回收。桂博文认为,“C端市场大,但难度也非常大,相对零散,不好整合。”

对商超来说,废品会占仓储空间,一旦累计到了一定的量,他们就急需处理。对C端居民来说每家产生的废品量相对较少,笨哥哥采用的方式是直接与社区合作,C端B端化,整体数量会非常客观。

众包模式,抢占市场

我国造纸业长期依赖进口,废纸利用率不到45%,但在其他国家废纸回收率最高可达88.2%。数据显示,2014年国内回收利用废纸4,400万吨,回收市场是千亿级规模,光在北京就有112亿元左右。

笨哥哥从B端客户获取回收废品的需求(占比分别是大超市10%、零散商户30%、小区32%、工厂8%、写字楼10%),让现有的废品回收人员就近收购,撮合双方交易,再由笨哥哥派车向回收人员取货,取货后,运至笨哥哥的打包站。

北京有数万名废品回收人员,他们分散在各处,往往一个人只能服务一小片区域。笨哥哥采用的方式是,与6000多名废品回收人员合作,把回收业务众包。相比传统走街串巷的方式,目的地明确,废品回收效率会大幅提升。这样一来,他们的收入也有所增加,这吸引着更多废品回收人员的加入。

和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不同,笨哥哥其实是很重视线下的,一开始需要建工厂,完善线下的各种资源。走上正轨之后,毛利率还可以上升。

国内废纸对比进口废纸、原生木浆有价格优势,造纸厂需求旺盛,笨哥哥不愁盈利,未来可期。

笨哥哥已经覆盖北京、上海、沈阳,接下来他们准备发展其他城市,每个城市的回收价格、地价等不一,模式是否可以照搬,还在不断探索中。

创业之初,桂博文谈好一个合作,但对方很久没音信,她给对方又是发微信、发短信、打电话,最后才把客户“跪舔”回来。这要是放以前,她不大可能会这么做。

转换身份,让桂博文痛苦了些日子,但成熟的做法就是得这样,“要有服务他人的意识,才能把公司做得更好。”

前期调研深入,模式反复推敲,准备充分之后,笨哥哥于2015年8月在微信上线,第一天就完成了100吨的交易量。

对话桂博文

问:出国留学的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?

桂博文:我在本科期间连续四年都是学校成绩第一,学生会主席,能获得的所有荣誉我都获得了。后来到了美国,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开始放飞自我,以前的那些东西都不重要了,再也没有原来条条框框的束缚了。

我觉得最大的影响是:第一,我不care别人的想法,我不太关注别人怎么想我,我最关心的是我自己对自己的认知。第二,我认为想要去做的事情我就去做。

问:创办笨哥哥的的初衷是什么?

桂博文:我的一个初衷是要改变这个行业,让垃圾回收效率提高,还有一个就是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是非常多的,只不过我们不太注意到他们,他们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生活状态,他们也需要改变和提升。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很有使命感。

问:创业这件事情你坚持下去的动力是什么?

桂博文:我觉得是热爱。当你创业做的是你自己热爱的事情,有意义的事情,对你来说,它其实是一种追求而非坚持。